2016年葡萄酒進口大數據分析與形勢解讀

從宏觀來看,2016年行業環境并不被業內人士所看好,加之一個炎熱的夏天,上半年出貨均較慢。轉折點出現在年末,接踵而至的訂單令那些由于夏季庫存大而沒有為冬天補貨的經銷商措手不及,竟在年末旺季紛紛出現斷貨的罕見情況。了解去年大環境之后,博裕進口將從幾大主要葡萄酒進口來源國在中國市場的表現入手,為您詳細剖析2016中國進口葡萄酒狀況。

寫于文前

本文的參考數據來自中國海關的統計數據以及智利政府的出口商共享數據。據了解,智利政府是唯一一個有出口商共享數據制度的國家,他們所提供的數據既引證了中國海關統計數據,也可以從當中洞悉個別進口商的業務情況。

其次要說明的是,中國海關在葡萄酒方面的統計數據簡單分為“2升或以下”和“2升以上”兩個類別,行業內一般把“2升或以下”定義為“包裝酒”,“2升以上”就是散裝酒,這樣的分類其實對軟包裝酒不公平,但暫時來說軟包裝并不是我國市場的主流,待日后出現嚴重偏差的時候再研究吧。

深度解析

博裕進口報關根據:2016年中國的“包裝酒”(“2升或以下”的)總進口量連續兩年雙位數增長,比起2015年多出21%,達到5,325萬箱(以9L一箱計算),在市場普遍不樂觀的形勢下,可以說是一個驚喜。

至于進口金額,則達到21.86億美元,增長17%。這個數據說明葡萄酒每瓶的價格在下降,平均下降了4%,但這也可能反映了美金在2016年呈現強勢,歐元兌美元的匯率在同一時間內也是大約下降了3%,使得歐元計價的葡萄酒顯得更為實惠。

主要來源國

我國進口葡萄酒主要來源國是:法國、澳大利亞、意大利、西班牙、智利和美國。

這六個國家中的三個國家2016年銷量同比增長低于總體,但在全球市場普遍不景氣下的大環境下,也總算是在中國有所交代,其2016年同比增長率分別是:法國(15%)、意大利(14%)、美國(-3%)

另三個國家銷量同比增長超過總體,算是大贏家,其2016年同比增長率分別是:澳大利亞(40%)、西班牙(32%)、智利(23%)

接下來,我們分別對幾個主要來源國的表現進行逐一分析:

法國:保持平穩

法國在過去五年都維持40%以上的市場份額,中國市場占最高分額的出口國,曾在2011年占到中國市場的半壁江山,但在16年卻下降到40%的邊緣。

盡管2016年銷量仍保持15%的增長,但也是“落后大市”,平均價格下降了3%,每箱(9L)下降到41美元,如果同時考慮同期歐元兌美元的匯率下調幅度,總算是保持平穩。

意大利:低大于市

意大利酒的進口量波動較大,2013年增長54%,在普遍形勢大好的2015年,反而下降36%;盡管在2016年從拾升軌,銷量同比增長14%,卻“低于大市”,市場份額也從2014年高峰的12%,跌倒只有5%,排在五大對華出口國之末,也是當中份額唯一是單數的國家。

價格方面,在4年的時間里,平均價格卻從28元,漲到40元,是歐洲酒中罕見的增長。我記得以前市場上很多低端的意大利酒,甚至是軟包裝的,現在卻好像突然消失了,低端的意大利酒跑到哪里去了?有人說是去了法國改頭換面,變成“歐盟餐酒VCE”了,但這些說法暫時無法證實。

澳大利亞:“牛逼”哄哄

隨著2015年中澳自由貿易協議的起動和期間澳元貶值,澳大利亞已經連續成為中國葡萄酒市場的大贏家。連續兩年進口量和金額增長遠遠高于總體平均水平,進口箱數在2015年取得了56%的增長。2016年再下一城,銷量有40%的增長,同時市場份額增長了3%,達到了17%。估計再過一年,就能達到法國的一半銷量,跟法國酒形成“此消彼長”的局面。

以平均價來說,澳大利亞酒是遙遙領先其他國家的,平均每箱的報關價格達到62美元,遠遠高于市場平均價41美元。這足以說明澳大利亞產品中,進口到中國的高端酒占比相當高。

接下來以兩個數據來估算一下:主流的入門級澳大利亞酒每箱的報關價一般只有30美金或者更低,但某占主導地位的高端品牌的價格就往往超過400美金一箱,要得出62美金的平均價,這個名牌高端酒的份額,隨時占所有澳大利酒的10%以上,把平均價拔高到62美元一箱,牛逼吧?

西班牙:刮目相看

西班牙酒對華出口量在2015年體現了三倍增長,成績令人刮目相看。雖然在2016年的銷量增長“只有”32%,但仍然是第二高增長的國家,僅次于澳大利亞。

西班牙葡萄酒平均價格在2016年繼續下跌4%,每箱18元美金,遠遠低于市場平均的41美金,堪稱是一個無敵的價位。當你我都躲在大城市的辦公室看市場,陶醉于各級精釀美酒的時候,西班牙入門級酒可能已經憑借著無可匹敵的價格優勢,默默搶占了二三線城市甚至是廣闊的農村市場。

還記得那些捆扎啤酒和塑料桶裝的白酒嗎?從量來說,它們才算是消費主流啊!

智利:未來是高端化?

智利酒在銷量上可以說是在平穩發展,2016年銷量增長了23%,稍微高于大市,每箱的報關價格跟2015年持平,在31元美金,原因可能有兩個:1)高端化;2)價格見底。

而博裕進口分析認為,原因是“1+2”,智利酒未必是二三線城市的主流,但卻是很多對葡萄酒質量有一定要求的客戶的優先選擇進口量的份額排在第四位,總體金額的份額卻超過了西班牙酒,排在第三位,超過兩億美金。

智利的四大家族:干露、VSPT、桑塔列特(SA)和埃德華茲(LFE)的份額,占了668萬箱里面的25%的銷量,而且它們平均價格都沒有高過大市,說明市場空間還是很大的。

其他酒廠的策略主要是高端化,有部分酒廠集中在高端,并且經營品牌有道,看起來盈利是不錯的。2016年也有一個只生產100美金一箱的酒廠突然冒起,出口總額突然上升到第三位,僅排在兩大巨頭之后,從網上資料得知,原來是一家日用品公司做了代理,既高端,又能跑量的產品在市場上寥寥可數,希望這家公司對市場不是盲目樂觀或者只是曇花一現。

另外一種成功策略就是靈活經營,專注中國市場,發展超低端產品,不追求高利潤,包裝多樣化,迎合貼牌客戶的需求,大酒廠做不來的,他們都盡量配合。這些公司的優勢在南方尤其突出,壓縮了大酒廠的空間。看來智利酒在中國百花齊放的局面還會延續一段時間。

Write a Comment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